失去双腿43年后登上珠峰 他每次登山都对家人称“最后一次”

△夏伯渝

夏伯渝,这个失去双腿43年后登上珠峰,让万千中国人为之震撼和落泪的“铁汉”,也只是一位平易近人的普通老人,对家乡满怀深情,能讲一口地道重庆话。1月5日,上游新闻・重庆晨报记者对来渝参加“2019感动重庆十大人物”颁奖典礼的夏伯渝进行了专访。原来,他内心也有柔软的一面,也有因登顶失利而产生的沮丧。

每次登山都对家人称“最后一次”

一身轻便的运动服,亲切随和的笑容,面前的夏伯渝毫无“名人”的距离感,看起来如同楼下准备去晨跑的大叔。名字里的“渝”即重庆,出生于渝中区的夏伯渝虽然6岁就随父母离开重庆,但一口乡音未变。此前他还专程去了临江路84号,虽然已找不到当年的住所,但在“临江路”路牌下,夏伯渝依然心潮澎拜,并兴奋地在解放碑下留影发了朋友圈。当品尝到合川桃片、麻圆等重庆特色小吃时,也勾起了童年回忆。

夏伯渝的故事感动了万千人,那么,有什么让他感动的人和事呢?

每次攀登高峰时,沿途总有来自各个国家的登山者,为他送来各种语言的祝福和热情的拥抱,虽然有的听不懂,但能接收到对方的情谊。除了感动,当他们请求合影时,夏伯渝也会心生自豪,因为他知道,对方可能不会记得他的名字,但会记得,这是一个充满勇气和力量的中国人。在被誉为“体育界奥斯卡”的劳伦斯世界体育奖颁奖现场,全体主动起立,为他发出雷鸣般掌声的时候,夏伯渝也会感动,因为有那么多人在支持,鼓舞着他。

△夏伯渝在阿根廷攀登阿空加瓜山

而有一个人的支持对他来说尤为重要,也最为感动。

登上珠峰后,插上了五星红旗,夏伯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爱人打了个电话,想到家人多年默默陪伴与付出,他突然忍不住哭出了声。“几十年来,没有你的支持我不可能登上珠峰,等我回来,等我的好消息……”电话那头,传来妻子温暖的声音,“祝贺你呀,你一定要平安归来。”夏伯渝每次登山前都对爱人说,这是“最后一次”。无数个的“最后一次”,妻子默默接受他一次又一次的食言,给予了关爱和包容。对于家人,他心怀愧疚,也希望今后进行弥补。今年春节,他计划带全家出国短途旅游。

锻炼时也曾盼望生场病能休息

“行了,你都已经登上世界最高峰了,可以好好歇着养老了。”他最不乐意的就是听到这句话。虽然知道说话的人是一片好意,但对夏伯渝来说,登山,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。登上珠峰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,但绝不是终点,攀登人生新的高峰永不停止。他选择继续挑战“7+2”―攀登7大洲的最高峰和徒步探险南北极。

夏伯渝不认为自己做的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,只是自己想做的,也很庆幸所做的事可能会影响到一些人,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启发。

对于登山给他最大的启发,夏伯渝认为是坚持,世界上最困难的是坚持,最重要的也是坚持。只要坚持,连一个无腿的人都能登上珠峰,还有什么是不能办到的?

他告诫登山爱好者,不仅对山要有充分了解,对自己也要有充分了解。他清楚在攀登路上可能会随时发生危险,于是每次都会做好登顶的准备和回不来的准备。出发前,他都会买好保险,跟家里交代好银行卡密码、水电费单据等。

在备战登珠峰时,高强度的训练超出了正常负荷,期间他也有过想“偷懒”的念头,甚至盼望着自己能生场病,发个烧,就有理由休息了,然而真正有了休息时间,他又舍不得休息,时间对他来说实在太珍贵了。

△去年8月,夏伯渝登上欧洲第一高峰厄尔布鲁士。

挑战南美第一高峰失利 攀登仍会继续

在成功登顶欧洲第一高峰厄尔布鲁士后,2019年12月,夏伯渝前往距离中国最远的国家阿根廷,挑战南美洲第一高峰阿空加瓜,却遭遇到了“轻敌”的失误。

12月10日,他到达阿空加瓜大本营,拉练很顺利。不到7000米的高度和地形,显示这是一座登顶相对不算很困难的山峰,对登上过珠峰的夏伯渝来说似乎轻而易举。15日,他和队友到达了C2营地,遇到一场降雪,这意味着必须得面对新的挑战。16日,到达C3营地,迎来了好天气。

最后的登顶异常艰苦。凌晨不到4点就出发,3个小时后,到达了一个险要的峰口下方。路面堆积有新雪,夏伯渝跌倒了好几次。由于在那里遇到了一小时的强风,大腿也扭伤了多次,他的义肢不断摩擦着腿部。夏伯渝忍着剧烈疼痛,花了将近3小时才穿过峰口,并到达大岩壁下方的石穴。

然而没想到,在距离顶峰的最后一段道路上,全是不稳定的冰碛碎石,又湿又滑,很难保持身体平衡。碎石越往上越多,不断打滑。由于不能像普通登山者那样整个脚面接触山体,夏伯渝只能用脚尖接触山体,造成假肢来回晃动,对腿部磨损很大,在这段路上腿又扭伤了几次,没有精力再向前了。距离顶峰只有200多米时,夏伯渝果断决定返回――如若坚持继续,可能到达顶峰时天色已晚,那时处境就会比较危险。

△夏伯渝在阿根廷攀登阿空加瓜山

后来,夏伯渝认为是自己没有提前做好功课,判断其容易攀登,造成了“轻敌”心理,做出了最大努力最终还是未能登顶,不免感到沮丧。不过,最重要的是,所有人员都安全返回。

把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,这才是攀登最重要的。不但懂得攀登,也要懂得下撤,这是登山的哲学。

夏伯渝虽深感遗憾,但也为今后留下了新的奋斗目标。夏伯渝淡然地说,人生就是这样,没有一帆风顺,不断调整,再为新的目标去努力。

他打算,等腿上的伤愈合之后,预计今年3月左右去挑战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。

上游新闻・重庆晨报记者 纪文伶 受访者供图